特码资料
您的位置: 包頭新聞網首頁 ? 新聞 ? 看天下 ? 國際

角逐美國總統 她們有戲嗎?

盡管距離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還有超過1年半的時間,但截至目前已有十幾人宣布競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資格,其中女性多達6名,引發美國輿論高度關注和熱議。

在上一個選舉周期中,希拉里·克林頓獲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而在新一個選舉周期中,民主黨內多名女性躍躍欲試,希望成為第二個希拉里。但就目前選情來看,她們要從黨內選戰中脫穎而出,難度不小。

這是2015年10月6日拍攝的美國女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的資料照片。(新華社/西霸)

她們是誰

截至11日,已有6名女性民主黨人宣布競選美國總統。據美國羅格斯大學伊格爾頓政治學院美國女性和政治研究中心統計,美國歷史上從未出現超過2名女性同時競爭同一主要政黨總統提名資格的局面。

按照宣布參選的時間順序,這些女性競選者分別是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紐約州聯邦參議員基爾斯滕·吉利布蘭德、加利福尼亞州聯邦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夏威夷州聯邦眾議員圖爾西·加巴德、暢銷書作家瑪麗安娜·威廉姆森和明尼蘇達州聯邦參議員艾米·克洛布徹。

這些女性競選者政治立場大多偏左,具體主張各不相同。比如說,沃倫主張經濟平等、加大對政府問責和大企業監管;吉利布蘭德則是“全民醫保”的支持者;哈里斯著眼于提高美國工薪階層的家庭收入;克洛布徹則看重改善美國基礎設施、應對氣候變化、降低藥價等。

美國輿論認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女性競選者數量增加主要有三點原因。

首先是受到女性參選者在先前兩次重要選舉中突出表現的激勵。2016年大選時,雖說希拉里最終輸給了共和黨對手特朗普,但她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獲得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提名資格的女性,而且還在普選中獲得了比特朗普更多的票數。而在去年的中期選舉中,女性無論是參選還是勝選,均在數量上創下歷史新高。

其次,特朗普政府在一些性別問題上的表態和立場備受爭議,引發民主黨人以此為突破口對其發起挑戰。

第三,民主黨在梯隊建設方面更加注重性別平衡,并對女性從政提供了更多支持。

2016年11月7日,在美國密歇根州艾倫代爾,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在競選活動中講話。(新華社/路透)

前景如何

就目前的選情來看,這些女性總統競選者想要從民主黨初選階段“殺出重圍”難度不小,最終獲得黨內提名更是難上加難。

美國莫寧咨詢公司4月初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尚未正式宣布參選的前副總統拜登和“卷土重來”的2016年大選民主黨競選人、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在民主黨選民中的支持率暫時位列前二,分別為32%和23%,哈里斯的支持率為9%,位列第三,沃倫、吉利布蘭德和克洛布徹的支持率也躋身前十。

從數字上可以看出,民主黨女性總統競選者在支持率上明顯不如拜登和桑德斯。不過,早期民調結果更多取決于知名度,拜登和桑德斯在這一階段優勢明顯,但隨著選戰逐步展開,民調排名勢必重新洗牌。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競選者眾多,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為初選辯論設置了“門檻”。截至11日,這6位女性參選者當中只有此前沒有從政經歷的威廉姆森尚未邁過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新設的“門檻”,但她有望在5月前達標。

影響幾何

美國有研究顯示,在選民眼里,女性競選者不如男性擅長處理軍事和經濟事務。羅格斯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凱利·迪特馬爾認為,現在有更多的女性競選總統,她們的背景也更加多元化,這有助于挑戰對女性參選總統的固有認知和偏見。

在2016年大選期間,美國媒體高度關注希拉里的任職資質,很多時候的關注角度明顯帶有性別色彩,比如她的著裝、言談舉止等。而多名女性競選總統的積極效應之一就是競選者的性別標簽不再像以往那么突出,女性競選者的政治主張能夠得到更多關注。

美國民主黨策略師麗貝卡·卡茨表示,女性競選公職并不是都打“性別牌”,她們倚仗的是個人履歷和遠見。迪特馬爾指出,女性參選者數量多的意義在于能夠在不同議題上提供新視角。

目前判斷這些女性總統競選者能走多遠為時尚早,不過,美國沃克斯網站刊文認為,她們的存在或可激勵更多女性未來競選總統或其他公職。前希拉里競選團隊成員克里斯蒂娜·雷諾茲表示,每一位女性參選都在為其他女性未來涉足政壇創造更好條件。

(記者孫丁徐劍梅劉陽)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登錄黃河云賬號

特码资料